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顺齐自然的小屋

欢迎朋友前来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15岁的小丫头,上山下乡到黑龙江,六年的炊事员,四年的赤脚医生,经受了十年的人生磨砺,收获不小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写在圣诞节前夕(一)  

2009-12-05 14:33:31|  分类: 在崇明的九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写在圣诞节前夕(一) - 顺齐自然 -

 祝贝贝生日快乐!

每逢圣诞节前夕,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我那聪明可爱的、和我度过九年的狗狗——贝贝。又快过生日了,不知现在贝贝一切都好吗?妈妈好想你!祝你生日快乐!

 

圣诞节,外国引进的节日。我向来对这个新鲜事物不大重视,中国的节日还不一定面面俱到呢。没想到崇明工作九年的经历让我对这个节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对这个节日的重视程度甚至超过了中国的节日。这要从我借到崇明《港东印刷厂》的第一天讲起。

 

九六年二月二十三日,我被借到崇明《港东印刷厂》负责他们的装订技术的的培训和指导。说是借两个月,我无所谓,在哪都是工作。再说《港东印刷厂》是《师大印刷厂》的联营厂,我也是有责任的。

 

记得那天我和茅瑛一起出发赶赴崇明。(茅瑛是《港东印刷厂厂长》,她也是从师大调过去的,我们本来就是同事。)在轮船上,她问我:“文静,你怕狗吗?”突然问到这个问题,我也不好回答,你说怕吧,我还没正式和狗打过交道,没试过自己的胆量。不怕吧,反正在马路上如果遇到狗我是要躲着走的。“不怕——”我含含糊糊的回答了茅瑛。

 

原来,学林出版社的一个老师家里的小母狗生下了三胞胎,分别送给了三家人家领养。其中一只送给了茅瑛,它的名字叫“贝贝”,“我一个人不敢给它洗澡,你来了就好了,帮我一起养它吧。”茅瑛的话让我没有推辞的机会,只好答应:“好的”。我知道,从这时起,我的命运就和这只没见面的小狗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 

茅瑛把我安排在她的房间里,一进门“贝贝”就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这时顾不得怕不怕了,伸手把它抱了起来,小家伙还真乖,趴在我的怀里动也不动,它浑身雪白,头顶和腰部夹点儿棕色,鼻子挺挺的,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,还是双眼皮呢!嘴巴也是突出来的那种,因它是京巴狐狸杂交,它取了爸爸妈妈的优点:鼻子、嘴巴、皮毛像狐狸,眼睛、耳朵像京巴。它是雄性,但很温和,不是好动的那种。看上去,真的好帅!我不觉已经喜欢上它了。

 

接下来就是帮它洗澡了,给这么小的动物洗澡还是第一次,捧在手里,软软的,毛茸茸的,嘴里还吱吱的叫。我的心在发怵,但是再害怕也得硬着头皮帮它洗。总算洗干净了,用毛巾把它身上的水擦干,再用电吹风吹干,这时,贝贝浑身雪白的绒毛更加蓬松,好漂亮啊!

 

从这天起,我和贝贝就天天生活在一起了,茅瑛经常回上海到出版社接生意,这间屋子里只剩下我和贝贝。我们俩相依为命,很快,它跟我已经很熟了。它是我的狗儿子,我每天和它说话,而且还是上海话(我的上海话说得不好,俗称“洋泾浜”,听的人会起鸡皮疙瘩的。)可是和贝贝交流是没关系的,我就借着机会拼命的说上海话,反正没人听到。

 

贝贝吃的饭很讲究,茅瑛让食堂烧饭的老师傅天天为贝贝去买荤菜,鸡肉、猪肉、红肠、鸡爪、猪肝里面选一种,调着花样给它烧着吃。有时实在没的烧了,就买四只鸡蛋,煮熟了,它只吃四只蛋黄,它的小嘴可叼了,差一点的都不吃。

 

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一年快到了,有一天,茅瑛告诉我:贝贝的生日是12月25日,这不是圣诞节吗?从来不过生日的我,忽然对生日这个词儿非常敏感,就像迎接一件大喜事一样,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。圣诞节那天,我们厂里非常热闹,我要让全厂的职工一起为贝贝祝寿 !我给每人买了一份蛋糕,食堂里又吃了长寿面。当职工们分到蛋糕的时候,都惊讶的说:“现在的小狗真有福气,还为它过生日,我们的小孩每天还不如贝贝吃得好,更别说过生日了。”(崇明人的生活水平确实很艰苦,他们的收入不多,但一年下来的人情钱倒是很大的一笔,不去不行啊!还有就是要造房子,更要省吃俭用。)我发给他们的蛋糕,本人都舍不得吃,拿回家让全家人都尝尝味道。

 

贝贝是幸福的,它拥有两个妈妈,一个是它的“亲妈”茅瑛,一个就是我这个“后妈”,其时我不比“亲妈”远了哪去,贝贝对我只有比对“亲妈”还要亲。茅瑛经常不在厂里,天天领着它的是我这个“后妈”。我说的话它都能听懂,让它喝水,就跑到盛水的碗里喝两口,叫它吃饭,它就摇头晃尾巴的跑到我跟前,嘴里还嘀嘀咕咕说个不停,好像在说:“我早就饿了,才给我吃。”我叫它睡觉,它马上就趴在自己的小床上,一动不动了,我给它盖上小被子,它就会美美的睡上一觉。每天都是如此,比小孩子听话多了。

 

贝贝和我在一起已是难舍难分,我回上海时就不舍得把它留在厂里了,(开始我回家时交给厂里人看管)它也慢慢长大了,我回家时它一定要跟着我,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我:“求求妈妈带我走吧!”我开始动脑筋怎样把它带走,我正好有一个天津带来的篮子,里外用一条毛巾毯包好,篮子边缘再捆上毛巾,把贝贝放进去,它高兴得不得了,四只爪子往下一卧,脑袋正好靠在篮子的边缘上,它知道我要带它走,乖得一动都不动,任凭我给它五花大绑,用绳子把它和篮子捆在一起,这时只有它的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左看右看,就等着我带它走了。(待续)(2009年12月20日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6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