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顺齐自然的小屋

欢迎朋友前来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15岁的小丫头,上山下乡到黑龙江,六年的炊事员,四年的赤脚医生,经受了十年的人生磨砺,收获不小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无奈的选择  

2011-09-24 18:56:48|  分类: 农场记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做不到,不敢做的事,干脆想也不敢想,更别提去做。可在建边,这条做人的规律被打破了,不容你想该做不该做,更不容你想敢做不敢做,那时你就得上!我真的就上了,尝到了常人一生都尝不到的滋味儿,这人逼到那个份儿上,做出的事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潜在的胆量!

 

无奈的选择 - 顺齐自然 - 凉爽的世界

 建边农场因为是新开垦的农场,各连队相隔几百里,缺医少药,职工看病很不方便。厂部决定各连队出一名职工成立赤脚医生学习班,学期半年。我很荣幸的被领导选中,参加了共12个人的学习班。五位老师为我们教学,分别为:内、外、中、儿、妇科。经过半年的学习和实践,我们顺利通过考核,毕业了!分配的原则是哪来哪去,我回到了九连,开始了我的赤脚医生的生涯。

 

连队卫生室的条件很差,和后勤同在一顶帐篷里,全部家当只有仅仅一个木箱子,存放着所有的药品。我每天上班首要任务要先蒸煮医疗器械,然后等待来就医的患者,很多时候我都是背着药箱上门服务的。小病小灾儿的还是能应付过去,真的有了急救病人,那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了。后来发生的一件事,让我至今还心有余悸。

 

那是一个漆黑的冬夜,北风呼啸,人们都已熟睡了,突然有人敲我们的帐篷门,急叫着我的名字,我听出这是支部书记ZBZ的声音,(ZBZ在南阳就是我们的书记)他让我赶紧起床,去看看CDC(也是南阳调来的副连长)的老婆,她服了农药。我睡眼惺惺的爬起来,敢说当时的速度肯定比紧急集合还要麻利,人命关天啊!

 

先说说CDC的老婆,在南阳就开始接触她了,可是个精明能干之人,家属们谁家有了难题,不懂的事,不会的事,都会找她请教,可以说她没有不会的事!他生有四个儿子,一个女儿,女儿最大,那时正在哈尔滨卫校上学,出事前,她刚到学校看望女儿回来,我到嫩江办事,回来时正好碰到她,难道她早有准备?她有说有笑很开心啊!实在费解,我这个笨人哪里摸得透聪明人的心思!

 

再说CDC,我们下乡到南阳开始,他就是我们连的副连长,专门管菜园的。他作风不大检点,使得我们这些小姑娘们增强了自我保护意识,不大和他接近、来往。久而久之,他对我们天津来的知青很有成见。没想到冤家路窄,到了建边九连才知道南阳的书记ZBZ、副连长CDC还是我们的领导,CDC还是负责菜园。敌百虫成了他家的专利,近水楼台先得月啊!

 

平时经常听说CDC夫妇吵架,可他们都是选择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,天一亮一切回归正常。这次怎么就吃了药?吃了多少?中毒到哪种程度?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夜色里的建边,伸手不见五指,好吓人啊!我到隔壁帐篷里拿好药箱手里提着煤油灯,跟在Z书记的后面,跌跌撞撞的向C家走去。(到C家要正经走一段山坡路呢)

 

一进门,就看到CDC抱着老婆不知所措,病人已脸色苍白,口吐白沫。身上穿着一层层的毛料衣服。(CDC说她吃了药就开始翻箱倒柜把自己的喜欢的衣服都拿出来,一件件的熨烫,再一件件的穿在身上,她这次是动真格的了。)得赶紧抢救,当时根本不具备抢救危重病人的条件,深更半夜没地方送,而且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。也没有时间啊,Z书记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我,让我尽力而为。我能做到的只能打强心针和灌肠,我首先帮她把一层层的衣服都脱下来,为她在心脏处注射了强心针,冲了一盆高锰酸钾,用筷子掰开她的嘴往里灌,可这时病人的张嘴、吞咽功能都已丧失,一点儿也灌不进去。看样子吃了够量的农药,据CDC说:“她吃了农药,又喝了一大杯水,然后跟我说:‘我喝了药,还喝了水,你想救都救不了!’她是下决心要死的。”没一会功夫,病人停止了呼吸。

 

我自分到九连担当赤脚医生以来,遇到的两件大事都发生在CDC家,我当知青那九年里的用镰刀割破手背的就是陈CDC的二儿子。今天又发生在他老婆身上。是天意吧!

 

病人断了气,我也好回去了。这时Z书记恳求我帮帮CDC把死人衣服穿好,我哪里做过这种吓人的事啊!可这时他的三个儿子(大儿子在场部上高中,女儿在哈尔滨上卫校,家里剩下三个萝卜头,最小的大G当时才5岁。)三个孩子这时吓得都跑到里屋不敢出来,CDC气得直跺脚:“她是你们妈妈啊,赶紧出来哭你妈!”看到这种情景,我只得硬着头皮,和CDC一起为死者穿上了她生前挑选的一件件毛料衣服,就算是装老衣服了。我也不知当时哪来的胆子,看着死者的脸,就像她活着一样,一点也不知道害怕了!人这一辈子都不会遇到的事都让我遇到了!逼到那份上,不管行吗!哎,CDC的老婆也是,聪明人怎么干出这糊涂事啊,太愚昧无知!可怜扔下一帮萝卜头,5岁的大G送妈妈走的那天,还不知妈妈出了什么事,被人抱着走在送葬的队伍里,还在开心地笑呢,这条命走的真不值!这就是建边发生的古怪离奇的故事。看官们也许一辈子也不会遇到像我这样的遭遇吧!我敢说如果我还在永丰的话,做梦也不会遇到像类似的事件,就是发生了,也轮不到我去处理啊!你们说是感谢建边呢,还是憎恨建边呢?我也搞糊涂了!我只知道在建边那种特殊的环境里,很多事情都是无奈的选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6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